趣味は生活する

[ リスト | 詳細 ]

記事検索
検索

イメージ 1

イメージ 2

イメージ 3

我們棋人這群人常常說要享受生活,在忙碌中找一點樂子!所以定了在五月一日舉行一場「棋人紅酒夜」,不過我們為求認真,已率先在上週六舉行了一場紅酒夜綵排。

說是綵排,但也是真的喝啦!不過只是酒的價格多屬便宜一點的說呢!當天的上午時分,他們要分工地四出找尋喝紅酒的杯子,雖知道紅酒的味道與杯子是有很密切的關係,如果用其他杯、甚至用一些用完即棄的膠杯來喝,味道會截然不同;所以最終他們也選購了一些百多元一只的半水晶杯,而小霖與貓仔的更是貴一點的全水晶杯呢!而小霖則負責買一點送酒的東西。

到了晚上,我們先將酒杯用清潔劑洗好,所有人也進了女廁洗杯,因為男廁環境實在太惡劣,常常也發出大便加硫酸加腳臭的混合氣味,自新的公司搬在我們的樓層後...哎!不說這些了,紅酒會綵排正式開始!

他們先將已預備好的五支紅酒放在桌上。「哇!不用這麼多瓶嘛?!」貓仔道。「我害怕不夠喝啊!」小霖回道;而小霖更說這五支紅酒裡有很便宜的,也有頗為高級的,他提議由最差的喝起;紅酒其實我不太懂,只懂得怎樣去喝去品嚐、喝之前的步驟等等,對於如何選購紅酒和它歷史的學問,真的恕在下孤陋寡聞,我只是知道當中最便宜的,是國產紅酒「華夏干紅」,價值澳門幣二十五元正!

品嚐紅酒除了要有精美的杯子外,環境氣氛也很重要,所以我們關掉了所有的電視和燈光,燃點生日所賸下的蠟燭,貓仔還特選播放了一些優美的歌曲,對!就是這種氣氛了!再配合小霖所選購的火腿,將紅酒的真味帶了出來,呼呼!人生就是要如此!

話說回來,雖然說是品嚐,不過當晚喝的數量也太多了!最後也落得身體不適的下場,所以到了真正的「棋人紅酒夜」時,五個人喝兩至三支便足夠了!紅酒這玩意兒,小喝能恆氣活血,多喝始終也是斷腸之物,各位,切記、切記了!

開く コメント(25)

イメージ 1

イメージ 2

イメージ 3

イメージ 4

イメージ 5

イメージ 6

イメージ 7

イメージ 8

イメージ 9

闊別了好一段陣子後,又和大家見面了,雖然我的網誌不是每天都更新,不過回覆朋友仔的可也不少啊,對吧?我的朋友仔!

前陣子在留言區發表了我不喜歡稱呼支持我的人叫作“Fans”,因為我覺得這樣做會和他們拉遠了距離,我來唱歌他們來支持,這也是一種緣份,他們沒有了我沒什麼大不了,但是我沒有了他們便不能了!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呢!

這些日子都在忙於錄音,因為現在已是四月,再不快點便不得了了!
這陣子除了在常去的Walls Studio外,也去了一趟雷頒的新studio;恕我見識不太廣博,那裡真的是大極、漂亮極了!除了完善的錄音設備外,耍樂和休息的地方也應有盡有,單是放沙發的地方已有三處,當然少不了X-Box360和PS3等電視遊戲,再加上一檯橙色面的美式桌球,來這裡錄音可真是享受啊!不過當晚我只是隨便參觀一下和拍些照片,桌球這玩意不太適合我,還是唱歌好,趕快把它給唱完後,便和也在香港談生意的小霖會合去吃飯,不過他好像不太清醒,原來他和客人在大白天便已給喝醉了,哈哈,不過這也沒辦法,誰叫他要做生意人呢!哈哈哈!飽享了一頓豐富的意大利餐後,他便回澳了,我便繼續留在香港這邊工作。

這陣子除了錄音外,還做了兩份報章的訪問,包括東方和星島,不知何時會刊出呢?哈哈!其中在東方那個訪問地點是在AIA遊樂場,所以也順道玩了一兩樣機動遊戲,不過不知是否沒有朋友相伴的關係,很多東西也不敢玩,以往我只是不玩以轉為主的那些機動遊戲,唉唉!可能真的是缺少了朋友的說...而另外星島則在寧靜而漂亮的香港公園做訪問,真可恨沒有拍照給大家看看呢!哈哈!

在香港的這些日子中,除了工事外,還幹了很多私事,例如和我的媽媽去鑽石山拜祭外公和外婆,現在還很記得他們倆很痛錫我的情形,從送走那們那個時候至今,已有大概十年沒有前去拜祭他們,真是不孝,不過,這趟終於也去了,在他們面前,回憶不停地湧現,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不過幸好我的所有家人和親戚也十分愛玩和說笑,轉眼間又變成了開心的拜祭團了。

順道也宣傳一下我們棋人的新blog,有空的請大家多多瀏覽和回應一下吧,我晚點也會在那打些東西的,謝謝啊!
http://www.xanga.com/chessmanation

開く コメント(30)

Chivas Acoustics Concert!

イメージ 1

イメージ 2

イメージ 3

イメージ 4

イメージ 5

イメージ 6

イメージ 7

イメージ 8

三月十七日,前一天是我的好友小霖的生日,我沒有怎麼喝過酒,因為隔天有一個重大的使命,就是我第一次在香港的舞台上表演,心情真的有點兒緊張,繼上次我在側田演唱會中演出的失準後,這可是我對自己挽回面子的一次重大表演,也是在一個不熟悉的地方去獻唱,我真的要努力呀!

當天早上在家中弄了好一陣子後,與Peggy會合了便出發,途中竟然連貓仔和阿喬也已經起了床,準備與我一同前往香港,實在太高興了,從來與他們在一起時,無聊的笑話與低賤的玩意也會出個不停,但這可使我輕鬆了不少呢!到了香港,便要與貓仔和阿喬暫別,他們要去瘋狂購物呢!哼!於是賸下了我與Peggy在碼頭等待褓母車的出現;他們到了,與金牌媽媽Carol打了個招呼後,便衝衝地上車前往灣仔會展去綵排了;到了會場的停車場,便由數個保安人員護送前往舞台,哇!不用那麼誇張吧?我又不是巨星耶!進入會場,看見方力申與Stephy在綵排合唱,也遠遠看到蘇永康,打個招呼後便坐著等待上台綵排;我左看看,右看看,咦?那個在台上指三劃四的,不就是雷頌嘛?他原來是這次大會的音樂總監之一;哇!很大的舞台耶!有些擔心的感覺,為了要冷靜下來,便轉身拿了Peggy的手機來玩玩遊戲;啊!忽然有人走來向我道:「您好,我是Alex小方,方力申!」「呀...您好,我是小肥。」突然殺我一個措手不及?不過很高興他主動前來打招呼,真是親切!要上台了嗎?看見Ted Lo與Joey Tan,很親切的互相打了個招呼,然後便先等蘇永康把他solo的歌唱完才開始我們合唱的綵排,他翻唱了陳奕迅的醋詆垪鳶圈ひ!改編得很精彩但難度加強了很多,不過蘇永康也能給把它演繹得很好,對他而言並不是問題。到我們了,唱了一次,雷頌給了少許意見,他叫我盡量靠咪一點,再來一次,真的是好了很多,後來再唱自己要演繹的幾分傷心幾分痴,也可以吧!雷頌也叫我可以再放一點,不過我心想綵排總要保留一點點吧!嘻嘻!不過綵排對我今次而言是很重要的,因為這樣先踏一踏台板,我又鎮定了不少呢!

哇!肚子很餓呢!原來我和Peggy還沒有吃東西,因為綵排完畢後放鬆了不少,所以才醒覺原來肚子很餓,哈哈!Carol便叫我們先等一下,等司機哥哥回來後便可車您們出去吃東西;上車後,其實想與貓仔和阿喬集合,但他們在旺角,而司機哥哥說不能去太遠,因為這天實在太多歌手要用車,他問了我們想吃什麼,我說想吃粥,於是他便在某條小巷放下我們,他指著前方的粥店,叫我們在那裡吃,一會兒後回來接回我們;哈哈!我們像被軟禁似的,不能夠自出自入;但是又想與貓仔和阿喬集合,怎辦呢?呀!我記得我跟著要去的髮型屋怎樣去,於是我們叫司機哥哥不用接我們,我們會準時前往髮型屋的,於是便在此時走出大街,啊!原來這裡仍然是灣仔,只要找到地鐵站,在香港便不會迷路的!找到了!先給我小數的入場券給香港的朋友,然後再會合貓仔與阿喬,先給他們入場通行證,好讓我們一會兒不用再給他們;都搞定了,去中環好好把的頭髮給料理一下,在此也謝謝替我料理髮型的髮型師Bowie,跟著化裝師Kitty姐姐(好像不是叫Kitty,等驗證後再作修改吧,對不起呢!)也順道給我化了個裝,哇!在獨立的房間耶!不過再次重申,我又不是巨星!哈哈!是時候要回去了,褓母車已在樓下準備好,上車後還要再多等一個人,啊,原來梁漢文也在樓上化裝,他也下來了,打個招呼後便一起回會展了。

回去會展後,其他的金牌歌手也陸續出現,心情既興奮又緊張!這時我的好友突然現身!小霖、貓仔、阿喬、龍世傑、光仔等,除了百強外,棋人成員齊集!而小霖他也竟真的帶了瓶紅酒,先喝一杯再說,我二話不說地喝光一杯後,身旁的Carol與Kary也很像很驚訝,原來平時小說話的小肥竟能做出一口喝光的事情,小霖代我說:「小肥很會喝急酒的,平時他也不是這麼沉默,只是您們還沒有真正認識他吧!」我心想也對吧,哈哈哈!不過數杯過後,真正的我也慢慢復活過來,我敢說我們是最吵鬧的一群,立刻便成為了全場的焦點,此時Paco也走進來,與我來個深深的擁抱後說:「努力呀,放點!」「我會的.」我道。音樂會開始了,此時小霖他們也走了出去座位席,我也躲在後台看看其他歌手的演出,看了看古巨基介紹金牌女新人,看她也有點緊張,我也有點擔心起來,此時蘇永康看了看便立刻教曉我一些東西,還夾了一些台上的對話,使我鎮定了很多,實在謝謝他!好了,上台了!詳情請看以下連結:

蘇永康 x 小肥 = 愈吻愈傷心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rnn7oOFh-w

小肥 = 幾分傷心幾分痴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VPSMVSP78I

這次我也頗滿意自己的表現,唱後便立即起行前往拍攝此次雜錦大碟的封面照,在門口巧遇了剛拍完獨立照片而衝衝離去的鄭中基;在拍照之前,先叫點東西來吃吧,畢竟大家也還沒有吃東西呢,吃過後,Bowie與Kitty姐姐也忙於替我把形象弄好,跟著便拍了很多獨立的照片,也拍完了,滿以為是已經可以離開,可以去和朋友暢聚一番,我的澳門朋友們、香港朋友Nikie與Desmond︴還有視我如親弟的大哥也在等我,不過,世事往往不會如願,原來還得要等待金牌其他歌手表演完畢和慶功宴後來這裡一起拍攝大合照,噢噢!那應該不是在十二時前能夠辦妥的事情吧!只好等待...在等待期間我當然發揮了澳門旅遊大使的使命,不停介紹澳門的美食吧,而他們也聽得津津樂道,未幾,其他歌手也陸續地相繼出現,先來了Rubber、Chairless、方力申和雷頌,跟著Edmond、蘇永康與Joey Tan也來了,再來是金牌的四小金花Kary、Stephy、Miki與Theresa,最後當然少不了側田與古巨基,此時整個影樓突然變得熱鬧起來,我再次與蘇永康道謝,不過雖然很難得與這麼多有名氣的歌手為同一間公司一起拍攝合照,不過因為我暫時和他們並沒有很熟絡,也趕著想與朋友一暢聚,心裡總有一點空虛的感覺;開始拍攝了,雷頌在埋頭苦幹地為我們編排了位置,連拍攝也足足花了一個半小時左右,真的累壞了呢!期間他們不停地說笑要把“太子”key在合照的什麼地方,“太子”?啊!原來是鄭中基,這是他沒有一起來合照的代價,被他們笑了一整個晚上呢!其中Joey Tan、Edmond與蘇永康是最親切的,不停說笑笑至蹲下來大喊肚子很痛,真的被他們給氣壞!哈哈!想不到方力申也很喜歡說笑,也很健談;而一臉倦容的古巨基不停地喊問攝影師有沒有遊戲機給他玩玩,他說如果有會精神一點,他真的很喜歡玩遊戲機呢!四小金花中,Kary較為活潑開朗,也跟Edmond常常一起笑至蹲下來;三個新人單位之中,暫時算我是最沉默的一個,可能Rubber與Chairless一早與部份歌手已有所認識,所以沒有了陌生的問題吧!不過在拍攝途中,蘇永康還不斷地照顧我,例如我站得太後,在不好意思鑽進來的時候,他會帶我站前一點說:「這樣會拍不到您呢!站前一點吧!」拍攝中途有很多人都會問我是否拍完後便回去澳門,其中側田也有問我這個問題,我答他們隔天才離開之外也再順道介紹一下澳門,我想澳門真的應該封我為澳門旅遊大使才對吧,哈哈!

凌晨二時半左右,終於也拍畢,Nikie、Desmond他們已經回家睡覺,大哥也說明天才一起吃飯,致電給小霖他們,他們說也等了這麼久,怎麼樣也要來喝一杯吧,只要能趕得及凌晨四時的船程便可以了!於是便乘坐公司的褓母車飛奔到他們喝東西的地方,在剛步出影樓的中途,發覺居然有二、三位小妹妹不知在等待誰,我想是某歌手的fans吧,不過他們也喊了一喊我:「小肥!」我也報了一個回應給他們,我心裡在想他們會不會是Dennis、Sandy,還是簡仔仔呢?算了,起行吧!啊!原來是一間擁有中東色彩的酒吧呢!還有很特別的水煙供客人享用,我才不理那麼多,請給我一杯冰凍的啤酒;當累壞的身體碰著一杯冰凍的啤酒時,那份奇妙的感覺是不可以言喻的;在拍攝期間只吃了點小吃的我,嚷著要他們陪我吃點東西才離開,吃過後,已是凌晨四時左右,心想也是乘坐的士回去Nikie和Desmond他們的家了,不過竟然給我見到去旺角的小巴,我依稀還記得在旺角怎樣去Nikie和Desmond他們的家,於是便膽粗粗的乘坐小巴前去,老實說我很喜歡坐巴士,獨自一個坐在窗口的位置,邊聽著MP3,邊看看窗外的風景,真是不錯;我尤其喜歡坐雙層巴士,可能澳門沒有吧!我有些時候是喜歡孤獨的,好讓自己沉思一下,不過不是常常也喜歡,我也很喜歡熱鬧的說呢,說到底我不是一個很會裝酷的詩人般那麼清高啊!哈哈哈!不過世界真的是很細小,竟然在茫茫的香港中給我碰到朋友,與她聊至下車後便走路回去,我果然是記我怎樣回去呢!哈哈哈!我靜靜地把一切也弄好,然後也睡了!

很累,不過不能睡得太晚,因為已約好了大哥一起去吃飯,昨天晚上已經爽了他的約,如果這天也去不了,定會跟我斷絕兄弟關係的說,於是便與Nikie和Desmond一起去尖沙咀找他,會合了便去吃飯,其實這次我很想去吃壽司,自上次小霖介紹我去板前壽司吃過後便一直念念不忘,不過大家也太肚餓的關係,便順著找一間比較近的壽司算了,我們找了一間“一壽司”,其實也不錯,在香港來說價錢亦不算是貴,而質素與澳門的和花亭差不多,而且份量亦很多,啊啊!很滿足的一頓豐富午餐啊!吃罷與大哥道別後再與Nikie和Desmond他們多逛一會,等到夜晚再與澳門的同學去吃吃香港的Mos burger,看看是否跟日本的口味相若,不過我覺得一般,在香港還是Trip O好吃!之後再去佐敦的澳洲牛奶吃吃夢幻的蛋治,真的是十分好吃,厚厚的滑蛋加上鬆軟的麵包,哇!香港的朋友仔不妨一試呢!之後便匆匆地回去澳門作長時間的充電與返回健康運動的日子呢!

這次又再一次麻煩了Nikie與Desmond,謝謝啊!也要謝謝澳門的棋人顆伴,沒有您們到來我會緊張得很呢!當然也少不了遠道而來看我表演的大哥!Carol媽媽與Kary也功不可沒,當然也少不了Bowie與Kitty啦!最後要再一次謝謝蘇永康先生呢!謝謝大家!

開く コメント(107)

イメージ 1

イメージ 2

イメージ 3

イメージ 4

イメージ 5

イメージ 6

今天是我相識十多年的好友兼且也是C-PLUS的拍檔,也是我永遠的重要伙伴小霖牛一的大喜日子,在此衷心地祝福他生日快樂,賺個盆滿砵滿,“棋”開得勝!

說回主題的事吧,一連五天的香港生活足已教我充滿思鄉之情,可以想像在未來要習慣這種生活還真是不容易,不過還好有朋友的相伴,與金牌的各方人士亦漸漸熟絡,應該會適應得來吧!

第一天在香港其實不是為工事,只是我提早一天到香港,為出席香港好友Desmond牛一的飯局,因為他害怕在正日不能一起吃飯,於是便提前在星期日吃,飯後更回家一起替他切蛋糕和加冕,看他這幅性真不曉得他是一個英語教師,哈哈哈!

到了第二天,工作要開始了,先是為自己的歌進行錄音,原本打算先把李峻一與吳國恩的作品錄好,再來才錄我覺得比較難唱的外購歌,因那首外購歌並不是我善長的類型,一直也擔心要用怎樣的感覺去唱好這首歌,算了,先錄了自己在行的那些,但在那天,我的音樂總監Gary卻對我說要先錄那首外購歌,他要讓我先苦後甜,那種歌對我來說唱一次也會有點泛力,但是錄音是要不斷不斷地唱,那晚真是心力俱疲,幸好最後也把它給完成,真是感謝天主耶!還好不是在太晚的時間便完成了,所以之後也有和小霖與Gary一起晚飯,其實很想再次一起去吃那間超級美味的韓國菜,不過在聲音經過長時間的咆哮下,還是不要吃得那麼刺激的好,忍吧忍吧,下次再去吃!飯後再與謝安的經理人夏森美一起喝點酒,他選的那間酒吧環境雖然不俗,不過那裡是可以讓人抽煙的,不知道是否因為在香港已沒甚室內公共場所可以抽煙的關係,那裡的人抽得特別凶,我和小霖一進去便充分感受到濃烈的煙味,在澳門的酒吧也沒那麼匈呢!不過那晚真的很累,可能是剛剛灌錄了那首歌的關係吧,在夏森美和小霖的對話期間,我竟在打瞌睡!哈哈!回到朋友家後當然是呼呼大睡啦!

到了第三天,除了還要繼續錄音之外,還要去拍照,因為須在Chivas音樂會前要印製好的場刊上會刊登照片,所以約好下午三時在金牌集合;那麼之前當然要去吃飯吧,相約好小霖與他的好友一起在金鐘喝茶,很好吃耶!那間在中央廣場的酒樓,香港的朋友仔也不妨試試看!飯後到了金牌,便一起乘坐公司的褓姆車前往影樓;真是個專業的影樓,除了地方大之外,裝修與設備也十分完善,而且還有很多舒適的地方供我們在拍攝前休息一下,而攝影師給我的互動感覺亦很大,雙方也拍得很開心!之後一起看回那些照片,有些拍得有點胖,有些拍得很有酷,金牌的人當然要選擇有點胖的那些啦,於是我和小霖打趣道:「酷的給我們,不要丟掉啊!」拍攝完畢,便坐回褓姆車繼續前往錄音;由於應該沒有時間吃飯的關係,我們便在錄音室吃外賣的飯盒,吃畢,錄音去!原本心想李峻一這首作品是我愛唱的類型,應該很快便把它給錄完,但實事求事的Gary卻不讓我如願,真的很嚴謹呢!哈哈!錄至中途小霖也要回澳了,之後便開始我的個人香港生活體驗,當晚錄至大約十一時半左右才結束!每晚也累得半死!

到了第四天,原本小霖在回澳前跟我的香港金牌媽媽Carol說好了提前練歌的時間,好讓我早一天回澳,但在這一天Carol問我說能否多逗留一天,因為除了我個人的演唱外,還須要與蘇永康合唱,但他這天不能來練歌,要在第二天才可,所以要多留一天,我是沒所謂,反正我心想如果要合唱的話一定要練練,他又不是小霖,大家從未合作過嘛,哈哈!這天的行程是先要選購大量的眼鏡,因為他們定下我的形象除了是小肥之外,還要常戴著眼鏡的,所以要給我買一點特別的眼鏡;這次是褓姆車來到我朋友家的樓下,不用回金牌集合,真是方便!到了選購眼鏡的地方,是旺角的一間名叫頂好的眼鏡商店,門面雖不太華麗但眼鏡款式卻非常獨特,聽老闆說他是會專情飛往外國入貨的人,不像其他眼鏡公司靠批發入貨,所以他們有很多獨一無二的款式,而蘇永康與林曉峰這些眼鏡人也是常客;開始選了,一選便選了八多副,很特別的款式,價錢也不便宜,當然有些價錢也很大眾化,不過幸好是金牌提供的,謝謝啊!選購完畢,便去剪頭髮了,到了中環的某間salon,我那麼短的頭髮居然可讓髮型師用剪刀剪了個半小時,真的是很幼細,還上了些深啡的顏色來蓋過我滿頭的白髮,哈哈!跟著便要前往練歌,班底是超級的出色,除了有側田的三叔Ted Lo外,還有一眾外國人,吹奏起來時真的不得了!捧呆了!很快便練完,跟著便回朋友家休息一下,未知是否因為前天外賣的關係,整天也有一點想吐和搞肚的感覺,電給小霖時原來他也是這樣,我們心想應該是外賣的關係。回到朋友家,他們還沒有下班,我便吃了一點感冒藥(因也有點發燒的感覺),便小睡一會,起來時的確好了一點,難道真的感冒了?這天也是Desmond牛一的正日,既然晚上有時間,那便再出去吃飯慶祝吧!飯後回去再吃了感冒藥才去睡...

到了最後一天,其實這天也只是去拿眼鏡和與蘇永康練習合唱,不是太多工作,不過心情總是七上八落,我想也是在擔心大家能否合得來吧!這天在九時半左右便起來了,感覺仍然是有點暈眩,有點想吐還不想吃東西,不過還是要下去吃點粥,回來去再吃感冒藥再睡了一會;咦?這次真的好多了!醒來後便去拿眼鏡,跟著便再前往通利琴行練歌;啊?這時蘇永康還沒有到來,是我們太早吧!到了,但其實他是十分隨和,沒半點架子,問我有否聽過此歌,我說當然有,這麼走紅的歌怎會沒有聽過!於是商討了一會,便試唱了一次,是一拍即合吧,於是再多練一次便完滿結束了!想不到今天這麼快便放工了耶!回去後便逛逛HMV找找看我想要的東西,再與朋友吃個飯便回澳大睡了!

這五天的旅程要十分感謝小霖、Kary、Carol、Gary、Wallers,特別是提供我借宿場地的Nikie與Desmond,還配了鎖匙給我自出自入,當我要請他們吃飯時還被他們責罵,天呀!對我這麼好也不給我報答的機會?這些好人哪裡找呀?總而言之,謝謝您們倆啊!

開く コメント(45)

イメージ 1

イメージ 2

イメージ 3

這陣子人真的不太對勁,不知是否因為坐骨痛的關係,以致行動不便而使到心情不好,還是我的數碼照相機有點不正常,弄得這個網誌和鄰家的棋人網站也像半死了般,真的很對不起耶!其實在這個農曆新年期間,也發生了一些有趣與不開心的事,我都想把它們放在這與大家分享我的心情,不過一想到沒照片便又不想上載,於是便打算放一些舊照來充充飢,細說主題之餘亦順道交待一下我的近況吧!

在這段農曆新年期間,老實說心情真的不太好,很多很多的原因再夾雜著將要離澳發展的心情,不曉得是否跟產前、產後抑鬱症相似呢,還是更年期的作祟,故在農曆新年期間不斷相約好友出來喝個痛快,還好現在已解決了很多問題,心情亦漸漸好轉,無奈地現在又坐骨痛了起來,不曉得是否因為喝得太多的原故,昨天看了醫生,他說我的屁股偏移了位置,經過一輪痛苦的治療後,算是鬆了,不過走路還是一柺一柺的很不方便,天呀!什麼時候才會痊癒?有很多東西要做耶!

不過也有些高興的事發生,就是在前些陣子在澳門與Paco見面,他已批准我不用在痰,雖說在多甍踈敞羈唸ァど垈畚∪Р聴蔑察ぬ蹇還向我說了很多很多未來的路向,聽得我便意濃郁,十分緊張但又十分興奮,他向我叮囑在十七號的那場表演差不多是全金牌的歌手也會出場,在那一晚全場的歌手、工作人員也會十分支持您的;啊?真的?真是既感動又興奮,之後還教了我一些面對傳媒的禮貌與態度,聽畢後我向他說放心,因為他教我的這些態度正是我日常生活中與任何人也會使用的態度,就是禮貌與真誠...(嘔)只是做回自己吧了;會面完畢後,他趕著去看在澳門開音樂會的林憶蓮與梁漢文,不過當日的會面原來還沒有結束,我們竟在晚上在同一間酒吧碰個正著,真巧!還被他邀請入了他們的房間,房中有很多人,包括剛完成音樂會的梁漢文與不知為何在那的劉浩龍,於是Paco便拿著咪說介紹了我,說了一些頗高攀而又令我十分尷尬的說話,我只有猛力搖頭說不是不是,我會盡力的!最後還要我多唱一次浮跨才可以離去,這次當然是沒問題啦,因為喝了一點酒,又沒有了記歌詞的壓力,哈哈!還可以吧!之後便再回下去與同學們再多喝數杯來歡慶我們的學業經已完滿結束了!

對!那晚碰巧撞上Paco的酒局,就是我們同學間一起慶祝我們的學業已經正式結束了,因為我們的最後成績已經發出,大家也都給通過了,而接下來只是等待九月份的畢業照拍攝和十一月份的畢業典禮,亦正式替五年的理工生活劃上休止符。

回想第一天在理工上課的時候,心情還蠻緊張的,當時還在南岸花園平台的舊校上課,其實我們也一致認為在舊校比較開心和自由;記得當時在小小的開學禮後,我們便分班地進入自己的課室,在進入的時候我們看到一些畢業生在平台外面拍畢業照,老師看了看向我們道:「不用看了,很快便到您們。」說真的,時間過得真的很快,而我們這群同學也是可遇不可求,即使現在也會常常出來,我看過很多班級,暫時真的沒有一班比我們合群,不過我們這班曾被列入醋肖邸と說成是最麻煩的一班,哈哈!我們哪有那麼匈押ぢ是有些人太窩囊了吧!

開く コメント(33)


.


プライバシー -  利用規約 -  メディアステートメント -  ガイドライン -  順守事項 -  ご意見・ご要望 -  ヘルプ・お問い合わせ

Copyright (C) 2019 Yahoo Japa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みんなの更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