ドキドキの誰も文句

誰ノック文句は、意味がありません。

全体表示

[ リスト ]

イメージ 1


時間真是快得讓人驚喜又害怕,轉眼距去華山已有五天的日頭了,這篇文本是打算歸來便下筆去寫的,但後來日益懶於執筆、拙於言辭,一拖便拖到了現在。和大家是在四月十九日下午出行的,那是個星期五,當日陰雨蒙蒙,天氣很是不明朗,一如自己矛盾的心情。媽媽們都打電話勸說改日晴天再去,大家都口頭答應著卻仍是義無返顧的出發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坐火車,卻因放學晚、路上等公交拖延了時間、以及我和許培拖拉著買食物等各種原因而差點晚點,一行人從站外一路狂奔到車上,浩浩湯湯、好個悲壯!那種場景倒真有幾許拍電影的感覺。興許是過於欣喜,加之對面坐著一位很能說道的home furniture叔叔,一個多小時的行程感覺像是十幾分鐘一樣晃眼而過。長久的蜷縮在大都市的夾縫裏,隔離了人間煙火,坐在車內看著窗外青翠的山脈、冖油的田地、以及一路上恬靜的村莊屋舍,整個人欣喜若狂、激動的坐立不安,那種看見大自然的濃烈的感動無以言說。車到站的時候天色已然暗了下來,本來大家意氣風發的打算夜裏爬山的熱情終於在一路顛簸的疲憊中、在雨過之後的酷寒裏、在闌珊的夜色下被逐漸熄滅。下了火車之後大家冷的直打哆嗦,向面臨的所有現狀妥協,擠上了開往華陰縣城的客車,到縣裏下車之後便忙著去找賓館,待到終於有了一片落腳之地,才安下了心、各自收拾好一起出去吃了頓飯,之後才真真的算是消停了下來。至今仍清楚的記得那家店名叫玉龍賓館,裏邊環境還好、一派古風的清靜。

第一次和天麗獨處一室,感覺像是兩個人的小家居,自然想到了故裏的婉,想到去年高考之時和她一起住過的地方,想到了關於我們的很多。夜裏和天麗各種的聊了很多,談家庭、說學業、也話過去,兩個人激動地精力十足、久久難眠。打電話給婉,說著自己的欣喜夾雜著悲傷,婉婉問我是否還聯系,一句話令我啞然,電話那頭的她恨鐵不成鋼。品酒用具時候我閃現了惡作劇念頭,便叢恿天麗和我一塊去桂枝她們房間門口敲房門,一陣陣不出聲的敲擊,嚇得她們一直顫聲問是誰,之後覺得玩得差不多了便收手回了自己房間。兩個人躺在床上,開著電視,玩著手機,等待著應有的困意。天麗在兩點左右的時候終於再也撐不下去、倒頭睡了過去。兩個人的房間,一個人的夜,我盡量認真的去看電視,不給自己任何的空間去遐想,可是,那一幕幕的情節還是讓我不自主地想到了很多,一再的淚流滿面又一再的啞笑黯然。六點左右的時候關掉了電視,打開手機,看著微博裏他的那些話,從開始到最後再到現在,各種的情愫洶湧而出,想到了很多關於他的、他後來說的不是愛情的往事。我所有的執念在那一刻終於赤裸。都說,愛一個人就是去他去過的康和堂城,走他走過的路,看他看過的景,我不敢浮誇自己有多麼深愛,卻終究還是在一個接一個的走著那些與他相關的地點。那一刻想到自己終於抵達那座城市,不知該喜該憂,我無限的放大著自己的想象,想象著他曾經過或者停留在那座城市的樣子。她說,愛一個人就會不自覺的卑微到塵埃裏去。而我自知那樣的我是自己最卑微的樣子。

終於,待到天放亮了,洗漱、收拾東西、吃早點,開始了第二天的行程。乘車到山下,昂首闊步的進了山門,雖然一路也不乏往來遊客,但比起我之前走過的culturelle益生菌任何一個地方,華山給我的第一感是清靜的,是深幽的,少了喧嘩,淡了商業化利益,脫了俗氣。初入山門,一路槐香四溢、淡淡的芳香彌漫著整個山穀,買過門票之後便開始了深入。往日被城市悶壞的自己,面對大自然有點驚慌失措,不知道有多久沒再那般猖狂過了,回到了性子裏的瘋癲與本真,一路上笑不合口、不停地拍照,我盡可能的維持著自己的好興致以避免被其他情愫所幹擾。一路的荊棘,興許是已然登過了吧、倒也沒覺得有多麼的艱險,可那路卻實在是漫長,大家走一會便坐下來吃點喝點補充補充能量又繼續行進,到了最後簡直是三步一停五步一歇,不過還好,終究是那樣堅持著拖拉了上去。我們首先抵達的是北峰,比起路上,山頂人算是多多了,大家拍照、賞景、吃飯,不一而同,嘈雜的iphone otter case人群讓人有點煩躁。

初到山頂,來不及被它的逶迤震撼,我們便兵分兩路沒多做停留。桂枝和許培因體力不支直接奔往東峰等待次日日出,其餘人士皆往西峰走去觀日落。我自然尾隨了後者。比起之前,去往西峰的路顯得順坦了很多,黃昏的山間大霧彌漫、一片靜謐,林子裏不時的散出鳥類的低鳴。行至山腰,和天裏坐在裸露的岩石上休息,看著眼前明淨的一切,感覺自己像是在做夢,那時就是想啊,若有往生,做一棵松,屹立在這大山裏該有多好!是啊,多好!到達西峰之後,寒氣已然十分凝重了,在山邊找了一處地方面對夕陽坐了下來,和天麗吃會聊會等著看日落,不一會兒身後便集聚了很多人。一個多小時,大家就一直坐在那兒看著太陽一點一點的向下沉去,看著眼下的雲海翻騰湧動,那一刻忘卻了自己也是那雲海之下芸芸眾生裏最平凡的一個、忘卻了塵世紛擾、忘卻了時間和空間的限定,只有一顆空明澄靜的心。等著等著終於再也耐不住、翻出自帶的棉衣套了上去,眼看著太陽終於泛出了殷紅、一點一點沉入雲海,來不及有“夕陽無限好”的贊美、等不到發“只是近黃昏”的哀歎,大家只是不約而同的拍照,沒有喧鬧、沒有生疏,所有人都心照不宣,那種感覺微妙的康婷清脂素頗有似曾相識的味道,不需言語。觀完日落,人群四散,我們也開始繼續自己的行程,起身在西峰走動著,抬頭才驚覺自己已然站在三聖母殿前。想以一種朝聖的心境去面見聖母,卻一時難以平複自己高漲的情緒,站在門外,平整了會心情,便走了進去。看著面前高高在上的聖母的尊容,我沉默,屈膝跪了下去,雙手合十,閉上眼睛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興許是心裏有太多的塵雜。一湧而上的許多俗念,在腦海裏爭相往上躥、唯恐聖母聽不見我的願。

沒有想象中的平靜,許出的願便也是慌張的,在大山之巔,在聖母足下,我跪拜許願,沒有任何的摻假或者貪婪,一切顯得那麼平凡。我求聖母佑爸媽日後健康開心,佑弟弟不走歪路、業有所成、娶得好妻,佑丹丹嫁得如意人,佑婉和丹她們考個好成績,佑我和寧兒後生安穩,佑那些友人一生平順……還求聖母佑他遇個好的、足以配得上他的姑娘。許完願之後,我仍久久不敢睜眼,不敢起身,生怕聖母看穿我作為一個凡人的卑微。之後,走出聖母殿天色已然醂参宍遏ぐ余塙堋我們又向著南峰進軍,夜半走山路別有一番樂趣,一路上零星遇見了好幾只同樣趕山路的隊伍,在漆酖夜色裏,在未知的陌生裏,人與人之間不再設防、貌似親密了很多,像是同道而行的戰友一樣、拉話談笑。走了不大一會便抵達了華山巔峰――南峰,那種美讓人有點觸目驚心。在南峰站臺上,放眼望去,雲海中漂浮著山,山間翻滾著雲海,加之朦朧的夜色、安靜的月光,真個宛若人間仙境,讓人有種想要縱身跳下去的沖動。未到華山的時候就算計著去了要拍一張“華山論劍”,可惜那天所至之處的石頭都被遊人包圍了,原以為就要那樣不了了之,可幸好南峰也有一塊同樣的石碑,再者又是夜間,終於逮找了拍照的好時機。大家雖素不相識,卻仍是幾個人不約而同的拿著手電筒打著光,其他人一個接一個的拍照,井然有序。之後,大家都爬到了山巔,而我自覺有點恐高,開始沒有尾隨上去,一個人在站臺上佇立著,想了很多。我想,大概那天走過的很多路他都曾走過吧,也許,他也像我一樣在很多的景物前拍照,在很多同樣的地方看風景。一個人的大型展覽朝聖,我知道自己在無限逼近、也在不斷遠離著那樣的過往以及那段如癡如嗔的愛情。那夜,在華山之巔,我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念叨著自己那些卑微的願望,想大喊一聲:希望他遇個好姑娘,想大喊一聲:希望丹丹嫁個好人,想喊好多願望,也想對著大山狠狠大哭一場,但最終還是克制住了一切的情緒。之後接了婉婉一通電話,笑談了很多瑣事,報了平安,掛掉電話之後我終於鼓起勇氣向著蒼穹、向著大山大喊了一句:希望陳婉博和王丹考個好大學。音落之後周邊笑聲四起,只好,我也笑了笑。

爾後,待到他們都從山巔下來,本打算繼續趕路,可天麗一句她抵達了華山最高點,隨後又對我不斷言語敲擊,終於我耐不住她們的激將一腔孤勇的"爬"了上去,上去坐在石頭上不敢站身起來,剛坐定一會覺得腿打顫打的匈押な慄爬了下來,然後看著她們也覺得坦蕩了。接著我們轉向了最後一個陣地――東鋒,那一途是我們整個行程當中最艱巨的一段。陰雨過後夜裏十一點多的山頂,酷寒到無法想象,行至山坳、便停駐在了路旁店外的桌椅邊,桌椅上凝結了厚厚的一層冰霜,我們努力地擦了一把沒怎麼見效,又翻出了包裏的塑料袋撕開鋪在上面將就著坐了上去,三個人縮成一團就那樣相互依靠著、玩著手機迷了過去,半醒半睡的不一會便又冷的實在受不了,只好撐著凍僵的身子起來“蠕動”一會兒,就那樣反反複複。後來大家突發奇想,各自拿出了自帶的雨傘和雨衣,將雨衣打開鋪在地上又在上面放了一層衣物,再把雨傘撐開圍成一個圈,制成了一個小小的遮風場地。幾個人坐在裏面將剩下的衣物書包之類的都蓋在膝蓋上卻仍是不停打顫,說管用吧,絲毫沒有禦寒之效,可是深山裏、那是我們能夠做到的polo衫最好。淩晨的山間寒氣逼人,滲骨的寒冷讓人實在招架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看時間,那一夜、覺得時間過得那麼慢。幸好,蒼天憐憫。一點左右的時候一位工作人員出來巡山看見了我們,一番心疼的說辭之後將我們收留在了他們宿舍。四個人的宿舍本來就不夠釐函こ芦淡涕墜侵者更是擁擠得可憐。沒有任何的委屈、也忘卻了男女之嫌,幾個人坐在他們床邊男男女女一個靠一個湊合著熬了一夜。也不知道為什麼,一夜未眠加之一天的山路,那夜的我沒有絲毫的倦意,看著他們睡去,我就那樣看著時間坐了一夜。五點左右的時候我們便辭別了大叔,繼續我們的行程,到達東峰的時候天色已慢慢明朗了起來,山上零零散散的聚集了很多同樣等待日出的人。怎麼說呢,雨後初晴,山上大霧彌漫,那天的日出沒有想象中的壯麗,但太陽破雲而出的那一刻還是有一種別樣的震撼,那樣便算是圓了那段旅程了吧,是啊,爬山又怎能只為看場日出,那沿途的風景、一路的心情、以及各種景狀牽帶出的神思不都是一種收獲嗎?

返程的路途不再那般艱辛、卻也滿是疲憊。開始沒有想過要坐纜車,在自己的意識裏一直對那玩意兒有著極深的恐懼,可最終沒有任何人的說服,我的膽量輸給了身體的疲憊。行至北峰,坐纜車下山,生性敏銳,第一次坐纜車嚇得靠在一角捂住雙眼縮成一團哭了一路,那淚夾雜了各種的心酸,可能最後遠遠不止是懼怕,更多的是一些與之不相關的情愫,因為我知道對於那場旅行而言下山之後便意味著結束,而那場旅行的結束對我而言卻遠遠不止如此,它意味著很多自己不願舍棄的東西在無限逼近著終止。一天一夜的世外之旅,最終還是歸彼大荒,回到了芸芸眾生裏。下山之後乘車去往火車站買票、吃飯,心情甚是不佳,真個山上山下兩重天!乘上火車迷迷糊糊的一路半醒半睡,所有的疲憊都裸露,再到西安的時候看見這都市的醜陋面目,複雜的心情難以言說,但最終還是多了理性,沒有太多的反抗情緒,只是盡快的奔往自己在這座城市的容身之處,那一刻想到自己尚有一席之地可以休息,作為一個俗人的滿足感驅除了一切的“雜念”。

待到回了宿舍之後,整個人都癱了,包一撇、鞋一蹬、被子拉開,栽頭就睡了過去,大概那是有生以來睡得最沉最香的一覺了吧,沒脫衣服、沒有洗漱、一覺睡到了次日六點多。第二天早晨迷迷糊糊的打開手機,乍眼一看竟發現媽媽打了好些電話,才驚覺自己那日回來尚未報平安,撥通電話過去和媽媽簡要說了會、讓她安了心。掛掉電話之後再看手機才發現秀姐來消息說她有了男朋友,那一刻的欣喜難以言明,是啊,一如婉說的像秀姐那麼清秀明朗的女子該有多好的男子才能匹配得上,也於是在心裏很是期待見得那男子一面。秀姐仍是說過去的就讓它過去,人總要有新的時尚女裝網開始。而我,只願那男子不負她的一汪清遏

この記事に

閉じる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投稿

顔アイコン

顔アイコン・表示画像の選択

名前パスワードブログ
絵文字
×
  • オリジナル
  • SoftBank1
  • SoftBank2
  • SoftBank3
  • SoftBank4
  • docomo1
  • docomo2
  • au1
  • au2
  • au3
  • au4
投稿

.


みんなの更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