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こから本文です
ブログ始めました!

書庫全体表示

【双叶年下】缚 05

05

几个小时后,出现在烈日笼罩下的T大教学楼前快要热到人间蒸发的叶修,有了想把叶秋的小屁股揍成八瓣的念头。

这天的气候很不走寻常路,上午还是小风和煦温润如春的,一转眼却又铄石流金酷暑难当。火辣辣的太阳光刺的人睁不开眼,连风吹在身上都是闷热的。叶修感觉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缓缓滑落下来,整个人化的像根被剥了皮的冰棍,恨不得立刻一头扎进阴凉处再也不出来。

从这里到他办公休息的地方还要走上许久,但这距离放在整个T大实在算不上远,叶修只好硬着头皮加快了脚步。他只顾步履匆匆挥汗如雨的沉浸在自己渴求天降暴雪的心思中,并未注意到旁边从什么时候开始跟了个影子。那人在旁一连唤了他三声他才回过神来,顶着一脑门的汗水偏过头来眯着眼睛道,“唔?”

林晔冲着他恭恭敬敬的打了个招呼,目光不动声色的在叶修一直贴到了下巴的、完美的遮掩住整个脖子的立领上停留了一秒,很有礼貌的转移到他脸上,伸手帮他接过腋下夹着的文件夹,跟在一旁问:“叶老师你回办公室?”

似乎是被热辣的太阳把脑子给烤焦了,叶修反应了两秒才想起来这个学生。他那一身的精英气质实在是走到哪儿都不缺注意力的金字招牌,虽然就带了他一年,叶修还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口袋里突然嗡嗡的响了两声,叶修热的出汗的手在兜里摸了一会才翻出了已经被炎热日头摧磨的烫人的手机,见是王杰希,他正鼓胀着的太阳穴隐隐跳了两下,心道这家伙这个时候打电话一准儿没好事,按下接听一边继续大步流星一边道:“嗯,行,我今天争取给弄出来。”

同在一个领域任教的隔壁老王目前正在同他合编一本书,眼见要到最后期限,却又突发急事跟他告了个假。叶修跟着他闲扯了几句,冲着话筒送去一声:“可得了——回你的微草幼儿园吧。”便挂了电话,有些头疼的把手机给塞回衣兜里。

他这边听筒的声音调的很大,足够并排行走的人不经意间听一耳朵,林晔见他似乎是缺人手,微笑着询问了一句:“我来帮您?”

“行,”叶修正想着抓几个学生过来干活,送上门来的助力也不推辞。可算见到了楼门厅,他一路小跑着把自己钻了进去,抹了把额角渗出来的汗水,“我一会把最后的几十页搞定,你就负责把前面的内容校对一下,排个版,试印出来就行。”

“没问题。”林晔跟着他走进电梯里,伸手按下了按钮,动作之熟练可见是叶修办公室里的常客。

他在憋闷狭小的电梯里翻出了一包纸巾递给叶修,很适度的保持着并不冒犯的距离,尽管热络却并不会让人觉得生厌的帮叶修整理了一下文件夹里有些凌乱的纸页,并且在未经人同意的情况下很有礼貌的不去浏览那上面的信息。

“您这个夹子松了,回头换一个吧,要不重要文件该丢了。”

叶修将浸了汗水的纸巾团成一团,听他很细心的提醒了一声,刚要出电梯找个垃圾桶,手中的纸团便被人适时的接走,“我来。”

叶修点点头走到办公室前掏出钥匙开门,林晔见他手还有点滑,很是周到的帮他把门打开,又把文件夹放在他桌上,贴心的去调空调的温度,待人接物的一切分寸都大方得体的让人舒服到挑不出任何问题来。

叶修在他妥帖的协助下打开电脑开始编写后续的内容,不用再吩咐什么,那人向他请示了一声便自顾自的打开了旁边一台办公电脑,很是安静的开始进行手头上的工作。

叶修编书的时候是无比专注的。每每这个时候,他的头脑都像是比电脑还要完备齐全条分理析的大型资料库,需要的任何知识和信息会第一时间跳出来一条条顺次排好,等待着头脑的主人任取任用。整个工作的过程非常的顺利,他几乎不需要停下来思考,成行的文字便会从指尖流淌出来,一排排呈现在显示器上。偶尔有一点需要引用注明的地方,他才会去查阅一下资料,所看的也是出自哪本著作的第几页第几行这样无关紧要的信息,并且因为有林晔的存在,他并未太在乎错字的问题,整个过程更加的通畅无阻一气呵成。

倘若有人在旁围观,看叶修教授编书都是一种极盛大的视觉享受,这是林晔于一息之间内心涌起的最真实的想法。叶修的专注远非常人可比,一旦手指碰到键盘便像是僧人入定,似是感受不到身体的疲累,也不知窗外日升月落,岁月几何。一连工作好几个小时,直到结束时,外面已是点点星辉,一脉皎洁的月色把夜空映衬的格外温馨舒和,似是预示出明日那一片晴空万里。

他敲下Enter写好最后一行日期,活动了一下脖颈,一回头,那边林晔已经整理出全部文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叶修以一种教授看学生、长者看晚辈一般的目光打量了他一会儿,眼眸中多出一抹不甚清晰的慈爱。尽管再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那一线小心翼翼的落到他身上的目光也还是能被他清晰感觉到。但叶修当时虽有所感,却并不去理会它们,全部注意力仍旧放在眼下的事情上,却也知道那是林晔在一旁做事时偷偷瞄着他的目光。

他落在他身上的视线非常的隐晦、轻柔而不着痕迹,充满某种说不出的呵护陪伴之意,这让叶修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却又无法心生嫌恶。从第一次接触时起,这人给叶修的全部感觉都太过于“叶秋”了,他聪明伶俐不外露,成熟稳重、绅士有礼又精明干练,极有涵养,各个方面都优秀的让人挑不出问题,而且不光做事时细致得体、贴心周到的那种舒服劲儿,就连说话时的方式、语气、内容都像他。

叶修自认他与叶秋相处时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非常舒心而快意的,就同他刚刚的工作环境那样,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尽管如此,那人也会在不影响他工作的情况下用满是眷恋的目光上下扫描他哥哥那精致削薄的后背,并且愈发趋近于肆无忌惮——而林晔与他的关系只是不够亲密而已。

想到家里那小东西,脖子上被咬出来的伤口适时的隐隐抽痛了一下,叶修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准备把人喊醒收工回家。他凑近了才发现,林晔的脸下面压了一页纸,刚想伸手帮他抽出来,顿了顿,又不动声色的把手揣进口袋里。

林晔还是被这股极细微的空气波动给弄醒了,他看了眼叶修,有些不好意思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睡塌下去的头发。叶修看着他刚睡醒的样子,不知缘何轻轻的笑了笑,“脸上,”他说着,伸手去关他的那台电脑,“压出印了。”

“啊,您见笑了。”林晔见屏幕灭了,配合着他把电脑插头拔下来,又过去准备把叶修的案头整理干净。叶修用目光制止了他一下,吩咐道:“回去休息吧,耽误你这么晚——昨晚没睡好?”

“没什么,应该的。”林晔见状不再坚持,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又叫住他,扔了件衣服给他,“晚上有点凉,你穿我外套回去吧,别冻着。”

“那您?”

“我有这个。”他指指自己架子上面挂着的那件白大褂,林晔点点头跟他道了谢,也不推辞,大大方方的道了个别便出去了。

他出门的时候正好撞见王杰希推门进来,冲着他微微躬身示意了一下。王杰希点点头,进屋看着叶修还在那忙活着收拾办公桌,诧异道:“你还没走?”

“事忙完了?”叶修头也没顾着抬的问了一声。

“嗯。”王杰希点点头,往他桌子上面放了一瓶Petrus。叶修笑了笑,看着精致高档的红酒瓶,再次无可避免的想到了叶秋。

王杰希冲着他扬了扬眉,还是多此一举的问了句:“送你不浪费吧?”

“谢了。”叶修表达感谢的拍了下他的胳膊,将酒收进了公文包里。

夜晚的空气比想象中还要凉爽清新许多,趁着夜色浓重,行人稀少,叶修把穿了一天的立领挽下来,被捂了许久的颈部皮肤终于透了口气,创可贴下面的鲜嫩伤口都跟着雀跃似的抽了一抽。

家里的小动物似乎是等他等的太久了,叶修刚一推开门,还没等把鞋脱下来,他便冲过来一把抱住他,下巴在他肩窝上蹭着,语气里微微抱怨道:“这么晚才回来。”

这一照面让二人不约而同的感觉到新奇。

在叶秋的记忆里,他还是第一次看见叶修穿着白大褂的样子。他这一件款式偏长一些,一直盖到膝弯处,前襟敞着,只在中间随便的系了一个扣。里面的衬衫由于是件墨蓝色的立领,恰到好处的让这一身装扮显得严谨而又不会太过拘束。他的身上带着夏初清新而干爽的气息,眼睛里面是叶秋所熟悉的、每每望向自己时总是会带着几分浅淡笑意的神情,头发被夜风吹的些微散乱,刚好露出一片光洁的额头和形状好看的眉宇。

叶秋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般看着他,鼻尖在他鼻尖上蹭了一下,问道:“怎么今天想着把这身行头翻出来了?”

他一面说着,一面把叶修让进屋,帮他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我小时候看到这身衣服就怕。”

“现在不怕了?”

叶秋似乎是在脑中回忆了一下叶修方才的样子,笑了笑,“看谁穿。”

他在叶修看向自己的眼眸中发现了自己缩小的倒影,大大方方的任由着他的哥哥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以往叶秋在家时,总是一副居家好男人的形象,由于他往常出门比叶修要早,回来时也会换身便装,叶修倒是很久没见过他弟弟一身西装革履业界精英的样子了。他问了一句:“要出门?”

“哪儿,我正等你回家呢。订的西服刚到了,我穿上试试。”

叶修恍觉,今日的叶秋在谈吐时,仿佛母胎里自带的那种谦逊有礼含蓄得体的风度比往日更甚,他又看了叶秋几眼,发自内心的觉得眼前这个人优雅起来和Petrus合衬的简直标配。

叶秋注意到他哥哥的目光自进门时起就一直落在自己身上,唇边的笑意愈发充满了雄性荷尔蒙的无限魅力。

“怎么,帅到你了?”他扬着眉问了一句,笑容里是一种说不出的、乍一感觉很温和、细触之下却又隐隐藏着不见锋芒的锐利气场。叶修就像是他所预料中的那样又盯着他的脸持续的看了几秒,明明已是把他的话听进了心里,却又不甚在意的随口应和道:“是的是的,帅死我了。”

“太敷衍了,哥哥。”叶秋的声音中满是开怀的笑意,拉着人到饭桌前坐下,给他碗里添了点菜,“还不算特别凉,你再晚回来一点,你弟弟就要饿死了。”

经他一提叶修才感觉到来自肚腹的抗议。他从公文包里把那瓶高档精致的Petrus取出来放到桌上,轻轻的弹了一下瓶身,“叮”的一声,清脆的玻璃震颤里闪烁着酒色深浓的液滴。

叶秋的心里猛地哆嗦了一下。

他几乎下意识的想到了那盒被他妥善保管好的“健胃消食片”,还有舌尖上浸透的那抹苦涩到诡异的味道,不着痕迹的把目光投放到叶修的脸上,似是想从他的神情中辨别出什么,试探着问道:“你平常不是不喝酒,怎么今天这么有兴致。”

尽管紧张,他的声音依旧很稳,胸腔里的心脏惊险的上下砰砰的跳动了两声,随即被他极为强硬压制下来。

“我一同事,因为帮了他一点小忙,哭着喊着要送我。我也没辙,只好成人之美,要不我怕他这瓶酒死活送不出去,回头别再砸手里,到时候心碎死了——这酒挺贵的吧。”叶修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了瓶塞,就着桌边的高脚杯给自己和叶秋添了一层底。

“是,Chateau Petrus差不多可与Romane Conti齐名了,位列波尔多产区八大名庄酒款之首,这瓶的年份不太行,我有一朋友与那边有点接触,你若想喝……”

不如改日我让人去给你拿几瓶好的,也不急在这一时。

但这话他没有说出口,在舌尖上兜着圈打了个转,就默默咽进了肚子里。

叶修端起酒杯邀请似的向他一举,截住了叶秋所有纷乱的心思:“我记得你挺喜欢的,就特意给你带回来了,尝尝?”

叶修的语气轻松,从他说话的音调中叶秋可以判断出他现在心情不错,应该不会是发现端倪特意试探他。况且,一来,他是专业的,知道那药的禁忌,不可能拿他弟弟的生命安全开玩笑,再者……倘若有朝一日东窗事发,叶修的反应也是他想也不敢想的,无论如何,不会是眼下这样一种局面。

叶秋的后背被冷汗浸湿了一片,在桌子底下微微蜷曲了一下手指,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应对。“特意给你拿回来”几个字甜的他心里一阵阵发暖,电光石火之间却又闪过无数的念头,每一个都那么尖锐而又缈远,带着让人无法自抑的些微惊乱与恐慌,台风过境一般卷过它刚刚饮过蜜一样的心坎儿,再疼过心肝脾肺,绵绵密密的延伸到四肢百骸里去。

“谢谢。”叶秋举杯,心情复杂的与他一碰,慢悠悠的凑到唇边轻轻抿了抿,心道,就喝一点也没关系。

他承认他是抱了一点侥幸心理,概率中的事谁也说不清楚,又自我安慰着想那药的服用时间到现在已经过了十几个小时,不会真因为喝了一点酒就起什么夸张的反应,况且,对着这个人,别说是在明知不可以的服药期间喝一点酒,就是饮鸩止渴他也愿意的毫不犹豫。

命都给你。叶秋心里最盛大的温柔与甜蜜压下了舌尖上那一点苦,又不依不饶的与叶修挽了个交杯,随着香醇厚实的酒液一点点漫过喉口,挎着他的哥哥轻声道:“哥哥,别喝多了,你酒量浅。”

叶修往他嘴里喂了块切好的草莓,应道:“嗯,放心。吃饭吧,刚不是说饿了?”

叶秋有片刻的恍惚,不确定叶修所做的一切仅仅是出于一个哥哥对弟弟的疼爱,还是一个dom对sub天大的恩宠。但无论如何这个举动都让他受用无比。他咬住叶修的筷尖不松口,一边咬一边很是色气的舔着细长的筷子头,叶修来了兴致,命令那小狗把嘴松开,又夹了一块肉丁重新喂到他嘴里。

叶秋被他喂的无比满足,巴巴的惦记着下一筷子,叶修似乎很享受投喂他的这个过程,不时坏坏的逗弄他一下,送到他嘴边的东西反塞进自己嘴里。两人就这么共用一双筷子的吃了一会儿,一直等叶修一口一口的把他喂饱了,叶秋才无不亲昵的蹭了蹭他伸过来的手,在手背上轻轻亲了一口。

この記事に

顔アイコン

顔アイコン・表示画像の選択

絵文字
×
  • オリジナル
  • SoftBank1
  • SoftBank2
  • SoftBank3
  • SoftBank4
  • docomo1
  • docomo2
  • au1
  • au2
  • au3
  • au4
  • 名前
  • パスワード
  • ブログ

本文はここまでですこのページの先頭へ
みんなの更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