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こから本文です
ブログ始めました!

書庫全体表示

【喻黄】酣鮠 2.5

2.5

喻文州抱着黄少天,用细细的水流仔细帮他清理下身被进入的部位。管道无声探入的时候黄少天小幅度的挣动了一下,喻文州摸着他的头发,嗓音发软的温声哄道:“乖,少天,一下就好。”

他用手轻柔的掰开黄少天的臀瓣,垂眸注视着那个微张着正一缩一缩的红肿小穴。肛塞的扩张让他不至于受伤的那么厉害,喻文州心疼的亲吻着黄少天的发顶,打横抱起他放进水温适宜的浴缸里。

黄少天两个腿弯抖得厉害,浑身无力的偎着喻文州温暖的胸膛。喻文州每次索取都让他恨不得剖开自己的一切去毫无保留的接纳那个人。性事正酣的时候黄少天闭着眼睛说了一堆胡话,一会低喃着不敢了求他放过他,一会又在他凶狠的抽插中哭着让他进的再深一些。

喻文州轻轻叹息,掌心掬着水流温柔的往黄少天的肩膀上擦洗。被责打的部位疼痛钻心,在温水的浸润中都会刺的他连呼吸都在颤抖。喻文州仔细的清理着两个人的身体,用宽大的浴巾将黄少天轻轻裹住抱回床上,他将怀中人面朝下安置好,还特意在他臂弯趴着的部位准备了一个柔软的抱枕。

黄少天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浑身上下又痛又累,毫无力气。喻文州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又抚摸着他的发尾,而后是脊背,一路向下,最终抚到他受伤的臀瓣上。

他用手指轻拭着红肿刺目的痕迹,俯下身在上面轻柔的落下一个吻,柔软的嘴唇贴着高肿的伤痕缓缓移动,“对不起,是我下手太重了。”

黄少天眨着迷茫的眼睛,眼神懵懂又困惑。喻文州在跟他道什么歉呢?他的唇在他身后慢慢吻落,每一下亲吻都让他甜蜜又疼痛的不住颤抖。喻文州一寸一寸轻吻着他臀肉上受伤的皮肤,双唇沿着尾骨缓缓上移。

他温柔的亲吻黄少天的耳垂,手指抚摸着他发红的眼眶,唇瓣蹭在他的颈侧嗓音低醇的轻叹:“抱歉,一不小心就把少天给弄哭了。”

黄少天的耳尖倏然浮出一抹红色,小巧的耳朵染上可爱的粉红。喻文州的话让他有些羞惭。在以往的熬刑训练中,落泪是最不被允许的事情,仅仅是这种程度的疼痛何至于他将全部的软弱都在那人面前如此轻易的展露无遗,可当喻文州的手掌重重落在他身后的时候,那种疼痛的滋味远比任何一种刑具都要让他害怕畏缩。

喻文州在用他身体的一部分毫不留情的惩罚着他,以如此亲密的方式温柔又残忍的撕开他心灵外面包裹着的一层又一层厚重的外壳。那样的痛苦与折磨让黄少天无法忍受的带着哭腔不住地哀求,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深爱一个人怎么会拥有如此令人不战而降的力量。

他在喻文州自斜上方笼罩下来用唇瓣亲他额头的时候伸出双臂有些吃力的环住喻文州的脖子,语声恳切地轻声唤着:“文州,抱我一下。”

喻文州心里一软,轻柔而又坚定的缓缓俯身环住了他的身体。

他能感受到那只小兽在他怀抱中不安的颤抖,也知道不久前刚刚发生过的暴行一定给他造成了程度不小的惊吓。黄少天紧张的用还带着湿意的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他,神情里是呼之欲出的不安全感。喻文州将他那种快要分裂的矛盾与纠葛掩藏的太好了,黄少天什么都看不出来,他只是贪恋的环着喻文州的脖子,在他嘴唇吻落的每一个瞬间吃力的微抬身子不住的索吻。

喻文州的呼吸缓缓的吹拂在他的颈侧,让那颗莫名慌张跳动的心脏觉得安稳了许多。他轻咬着黄少天的耳朵,手指落在他的脊背上极尽温柔的安抚:“少天让我非常不高兴,你对自己太不好了。”

他叹息的声音几乎低的听不清:“让我没办法放心少天一个人了。”

黄少天微红的眼睛里面又涌起了不解与困惑。他在喻文州身下动了动,紧贴着他的部位不自觉的拥的更紧了一些。他的心底忽然又涌起了那种尖锐的、痛苦的令人几欲窒息的罪恶感。黄少天皱了皱鼻子,看向喻文州时他在心底无声的说着,明明是你太好了。

澎湃起来的要将他完全淹没的愧责与那人宽旷的可以容纳万物的温柔让黄少天不敢面对喻文州。但他更不敢躲避。喻文州感觉到手掌下轻抚着的脊背有些僵硬了。他不作声的顺势将手向身下探去,掌心紧贴的时候浮出几分烫人的温度。

他起身去抽屉里面翻找药油,黄少天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将头深深的埋进了枕头里。

那个眼神明亮的大男孩平时总是不识人间愁滋味似的眉开眼笑着,在阳光下耀眼的像一颗闪闪发光的琥珀糖。他挎着篮球穿过喧闹的球场,轻松的起跳投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活力四射的模样真的就只像一个来历清白的大学生。

尽管喻文州知道,他今年已经25岁了,那样挥霍不尽的青春却依然那么放肆又张扬,带着能令人心跳加速的魔力将盛大的名为爱情的声音嚣张的擂入他的耳鼓。

那时喻文州倚在二楼的窗户口静静的看着他,微风将黄少天的额发吹开,将所有掩饰不尽的锐意一并迎面吹进滚烫的血液里。

早在站在那个起点上的时候喻文州就该知道了,那样矫健的超出寻常的身手又怎会如他的眼眸那般清单纯。

黄少天路经楼下扬起脖子冲他吹口哨,喻文州温和的笑着,将所有一瞬即逝的神情悉数收进睫毛投下的阴影里。

他从未想过要去调查黄少天。哪怕在他们不曾彻底摸清彼此就无比真挚的建立了特殊关系的时候。哪怕在现在。

“少天。”喻文州出声叫他。

黄少天将头从枕头上面挪开,眼眸里面亮晶晶的。他看到喻文州的时候就本能的冲他露出一个傻笑,仿佛这种笑容不曾经过头脑的思考,也未历经时光的沉淀。在看到喻文州伸出手来的时候他才下意识的拧了一下眉毛,那种药油的味道让他非常讨厌,但他还是极驯顺的配合着贴的更近了一些。

有那么一瞬间黄少天想着,不如就放纵自己再这么多傻一会儿吧,他实在是舍不得辜负喻文州那几乎能将人溺死的温柔了。

他没看到喻文州苦涩的神情。

喻文州说:“傻瓜。”

顔アイコン

顔アイコン・表示画像の選択

絵文字
×
  • オリジナル
  • SoftBank1
  • SoftBank2
  • SoftBank3
  • SoftBank4
  • docomo1
  • docomo2
  • au1
  • au2
  • au3
  • au4
  • 名前
  • パスワード
  • ブログ

本文はここまでですこのページの先頭へ
みんなの更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