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こから本文です
ブログ始めました!
イメージ 1



男女之情吹開了緊鎖的心扉,一川煙草煩亂如麻的心,牢籠著。再也找不回,從前寧靜中的清純。闖入心窩的一股濁氣沒日沒夜地遊躥,蕩盡輕鬆與歡快,見底的是一臉的迷亂和一份耗盡的癡。

經濟的日益飛躍,社會的日新月異。物質生活踐踏著精神生活的領土,因為現實的屢屢數落,房族、車族、MANY族的擇偶觀變得高貴起來。讓人不由地為人類永恆的主題和亙古美麗的神話而慨歎,慨歎在現實中一個為追求像雪一樣聖潔而單純的理想浪漫主義者的肝腸。

一份為人兒女的沉重和對美好生活的憧憬,沉重的解脫是把年輕揮霍在平鋪直敘的小路;開啟美好是用年輕,大刀闊斧浴血奮戰地去迎戰未知的生命。人生就應該用年輕孤注一擲,或一敗塗地、或兼濟天下。老者、父母時時憂心的庭訓,是兩個不同年代人思想認識衝突熬制的一罐湯藥。“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難道成熟的思想真出自老之將至的人?“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一個壯志滿懷的“雄獅”少年和一個“夢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曉破煙塵的“嬰孩”老者。皮取之於母,骨生之於母。我是不是我?我的人生誰做主?

“紅色的土壤”育養著年輕的生命,使靈魂高尚使精神燦爍。一顆年少的心依舊不可自知,自信慫恿著狂妄,狂妄中有天無地,理想的天空有烏雲密佈大雨磅礴就不再偶然。低沉頹喪是年輕的一顆毒瘤。老者的諄諄點化和獨處一室的深思,開始用一種力量將陰霾驅散,粘好殘破的心,掂量著自己找准人生座標重振旗鼓奮然前行。

說著遙遠如何的闊達,投來心儀含情脈脈的青睞,一雙宛如月亮般柔情細膩的眼睛,將一顆信誓旦旦、堅若磐石的心赤裸。讓你頃刻不再為傾城傾國嗤之以鼻。可內心茫然的遠行前途未蔔,尋找遙遠的闊達,總有悸恐煙籠心頭。

鄙視著我腳下一條看不到綺麗風光但且平實穩當小路的人;欣賞著我腳下一條看不到綺麗風光但且平實穩當小路的人。

未知的生命誘惑著一顆年輕的心。

この記事に

イメージ 1


時光凜冽,春秋不過指間開合,年華易逝,不覺瞬間事。

秋分已過,風中微有涼意,掠過雙肩的是清涼,溫暖留在了午後的日光裏。

這樣的季節,容易心生懷念。往日時光,不過光影中起起落落的塵埃。

每一粒塵埃都自有不可言說的芬芳,是我們走過的印記。

昨夜,微風吹來的清寂裏,忽然想起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

想起那句: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無限的惆悵湧起,其實,那是我們的心裏,住著一個往昔。

內心森林裏的那只老虎,我們日日雪纖瘦與之對視,與之玩著猛虎細嗅的把戲,徒添了悲傷,

卻忘記了森林中那些細小的花草,它們有著另一種芬芳。

那夜,你說,想像你寫字的樣子,有著古典美。

你不知,那時,我著小披肩,披一身月色,嘴角輕揚著弧線淺笑。

你的話,像溪邊潺潺流水,就著月色,心不覺便醉了。

也總愛不知厭倦的寫月亮,寫它的雪纖瘦圓滿,它的清輝,它的光芒。

其實,在一個日子以後,它是離別,是悲傷,是心痛,更是一種無法言語的渴望。

無眠的夜,用銀碗盛著它,用山風豢養它,用心烹煮它....

用它療傷,只因,它是你啊,它是你!

知道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或許雪纖瘦是永生,再無法走出那一片海。

如同一本書,會一直把她放在枕邊,帶在路上,留在回憶裏。

即便換了空間,她的香氣,依然會長久存在,那是另一種芬芳。

この記事に

消失在你de世界裏

イメージ 1


攜一片塵埃,揣一段往事,獨對一彎冷月,一種刻骨的柔情縈於腦海中,無聲的寂寞在指尖滴落,霓裳輕舞間,塵煙散盡。多想,在時光的霧靄流嵐中沉靜的老去。擱淺記憶散碎的時光,信手撚來一片飄零的花瓣,微閉明眸,將縷縷相思化入一場沒有歸期的相遇。

――若雨非塵

燃青絲,梳白髮,且念君,尚未歸!

人生,沒有只若初見的開始,亦沒有只若通渠佬初見的美麗。我們註定是一場沒有歸期的遇見。

風兒如絲線般輕拂,天空朵朵流雲如棉,輕風舞動的衣袂,於花紅柳儡幢躍。而我一步一步,踏著我們曾經的足跡,行走在這個繁華的都市,心想尋求一絲餘溫攬入懷中,只為讓自己不再思念侵骨,夜不能眠,只為讓自己不再孤單一輩子。我知道,我們這一生都無緣交集,就像我們逝去的曾經不可複製。雖然,我知道我們的曾經已不在擁有。雖然,我也知道我們的曾經,在轉身的通渠佬時刻已成為別離,雖然……只是,我心念如初,而你,卻已消失不見。

你給的甜蜜的傷口陪著我停停又走走。或許,在你的時光中,我不過是匆匆的一個擦肩,但我仍希望有一天,在車水馬龍的街上,一眼能瞥見人海中的你,我不奢求什麼,只要讓我在看你一眼,便足矣。從此,我願意至此。你可以一個人離開,儘管我捨不得,但是我願意為你守侯下輩子下下輩子。

浮華滄桑誰痛誰傷?記憶中的某些過往,青春遠去的某些片段,或明媚或憂傷,如果愛到不能,生,已成奢侈。我還在原地等你,你卻已經忘記曾來過這裏。何人知曉,悠幽我夢的淒涼,青澀的夢裏,總有著藍藍的天,淡淡的雲,緲緲的風,誰能明白,斑斕而述的笑顏,一直在凝望著一個悠長的等待,直到通渠佬歲月淹沒了那如火的情懷,她還在癡癡駐立原地,徘徊,守望。

經不住似水流年,逃不過此間少年。原來地久天長,只是誤會一場。風雨過後的明天,是否彩虹就會出現,一言為定的誓言,為何只有我一個人去兌現?原來,塵緣一場終是夢,皆是歲月過客散天涯,我們終究是一場無歸期的相遇,如此而已。

この記事に

靜謐的空間彼此回眸


心煩意亂或者無聊療的時候,便喜歡開啟電腦點開酷狗音樂播放器,然後走入空間或些美文網站;又或者捧上一本書籍,在書中去觀光旅遊景點尋找現實生活中的那份難得的春明和清靜。如此,許多的迷茫困惑、許多的惆悵惘然便隨舒曼暢快的音樂或清幽淡雅的文字濯洗而去。
亦如:“有些人,一旦遇見,便一眼萬年;有些心動,一旦開始,便覆水難收。”不經意間,我又停留在你的空間裏。時光飛逝,轉眼,相伴六年。攸記得,相遇、相識的點滴,恍如昨日,此刻,你可知,我滿腦子裏抑鬱症中醫都是初見時的那般溫暖、美好。
雖不記得你我初次相逢為某一時刻,只知那時也是這樣的一個晴朗下午,習慣,登錄QQ,遊覽空間,聆聽些來自內心深處的聲音。那些或悲或喜的日子裏,總喜歡用文字去記錄,不用去在乎,別人會用什麽樣的眼光、怎麽的心態去揣測。
於我,只知在你的空間裏,我,可以肆無忌憚、毫無顧忌的敲打著自己的喜怒哀樂,訴說些無關痛癢的話題;於我,只知在你的空間裏,我,亦如看見一滴清露,閃爍了一朵薔薇;如同一抹涼風,漾開了一湖春水;如同一槳煙花,瀲灩了一懷心境般。此時,我多想,如同你般,懷一顆雲水禪心,行走在如詩如畫如夢的生活裏。然,我知道,你有你的社交圈、生活圈,沒有過多的時間回訪於我。只因那一份歡喜,所以,我常常告訴你,無需考慮我的心境。
喜歡獨自一人呆在社區的花苑裏,捧一杯飄著清香的茉莉花茶,坐在那張佈滿古色古香的藤條椅上,輕盈望去,隨處可見的小草、小竹葉,一張張充滿囘生機,一派派盎然景致。摒住呼吸,似乎還可聽到那些窸窸窣窣生長的聲音。這一刻,莫名的悸動湧上心頭。請允我,就這樣,靜靜地閉上眼,任由陽光溫柔地撫摸,任由那些細細密密的風夾帶著那淡淡的茶香讓自己在這一刻迷離,只為那一份歡喜。
你說:“你聽,自然的聲音是那樣的包容,那樣的慈愛,讓我們在自然的眛中去感悟靈性,在茶香物語中去昇華自身。學會在這身心靈課程靜謐的空間裏與自己對望,讓一切不明媚的東西隨風而去。”
一杯香茗,一縷微風,一絲細雨,一卷書香,一池蓮花,一首詩,一個人,一次偶然一回眸,撚花一笑,只為那一份歡喜。我說,你可知,網路中,你是我最美的遇見;我說,你可知,你就是我眼底那一襲最純靜最美麗的藍(蘭)是我生命裏永不疲憊的眷戀;我說,你可知,冥冥中,我已深深的感覺到,即使我們相隔萬水千山,也能看到彼此的眼睛,即使遠隔時空,也能感受到彼此跳動的心靈;我說,你可知,即使在陌生的世界裏,我們也能彼此回眸,依然能讀懂彼此的意會與深情。
親愛的,在這如煙花般的四月,我願用一紙素箋,系上我滿腔熱情,然後真心實意的對你說一聲:“這個四月,讓我們依然牽著手,依然築夢流年,好嗎?”

この記事に

一世奇緣

樓外樹影動,飛紅亂紛紛。春來春又去,幾多期盼,幾多歡笑,旋踵落英數層堆。輕掩窗,惜春光景不忍覷。略抖衫袖,拂去凡塵維他命軟糖俗酬幾許,琴臺落座,輕撫弄,“澗上春秋”、“風霧菩提”。春風複來掀紗簾,旋律回環飄發絲。繞指心香,仰天抒臆,對你的思念陣陣如風行,天涯幾度穿紅塵。翻腕人清醒,傾搖彈醉夢。婉韻叩開記憶的門環,音符輕踏歲月的痕跡,思緒紛紛向蒼穹,飛舞飄逸化落紅,花瓣雨飄灑在你我棲居的世界裏。

旋律裏那些紛繁的面孔,熟悉或陌生的微笑次第閃過,如浮萍輕飄,傷傷心心一朵朵流逝。淡然無緣逝水急,反襯出,你歌聲在我耳際的呼喚,輕輕地,穿越我的心湖蕩起漣漪。你的笑靨在我的腦海層疊,放映著春意收緊眼皮盎然的幻燈片。大浪淘盡浮沙,留下的是閃爍的金粒。今生與你的驚鴻邂逅,亦不知是幾世修來的福分,往日的歡顏沒有隨時光流走,一一沉澱在我的寶囊裏。每一次短暫的離別,都是傷不起的疼痛,脆弱的心無法承受紛至遝來的孤寂。一刻的等待都覺是長路漫漫,唯有在雨打芭蕉的清韻裏,讓夢停靠於你在的彼岸,輕輕與你同呼吸。

轉山轉水,與你相逢是我今生最美的一世奇緣。從此,煙雨江南,紙傘撐夢,我佇立風雨中,遙望畫舸蕩江水,感受你風拂柳岸的柔情。執手,悠悠走過前世與你故事叢生的足跡。像兩粒粘在一起的塵埃,墜入彼此的柔懷,漂浮著紅塵的美韻,私守這個不變的滄海。愛在風中綻放,情在雨中飄灑,你一直,一直在蒙蒙煙雨中,綻放給我曾經的最初出的美麗。一刹那的幸福的沉醉,鐫刻我最明麗的春色,滋潤著枯寂的心扉。今生,只願攬你入懷,挽手暮色,一起坐看長河落日,抑或相守於朝露蒸發、日出金霞的天明,共讀百年摯情的心聲,同畫滄海不變的桑田,撫一曲千年胡楊不倒的絕戀。

この記事に

[ すべて表示 ]

本文はここまでですこのページの先頭へ
みんなの更新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