ここから本文です
ブログ始めました!
  整天待在冷氣房間的季節,皮膚最重要的保養步驟是什么?當然是補水啦!但是很多美眉為了給皮膚喝飽水,每天帶著補水噴霧,不時地噴,這其實也是不正確的哦!
  想要給皮膚補好水,一定不能踏入這些誤區:
  補水誤區一、油性皮膚不需要補水
  不要以為油性皮膚就不需要補水了,相比起幹性皮膚,油性皮膚更需要補水。一般情況下,當油性皮膚分泌嚴重時也說明了內部肌膚已經十分缺水了缺水,原因在於內部肌膚一旦缺水則皮膚就會不停地分泌油脂來達到鎖水的目的,可見油性肌膚是更需要補水的。
  補水誤區二:補水和保濕同時進行
  很多人都會把補水保濕當成護膚的同一件事,可是二者其實是有所不同的。補水是補充肌膚角質層細胞所需要的水分,從而改善肌膚細胞的為循環來達到肌膚滋潤的目的。而保濕則僅僅是防止水分流失,無法從根本上解決肌膚缺水的問題。
  補水誤區三:保濕噴霧用太多
  整天待在冷氣房間的季節,肌膚時常就會幹燥,很多MM也養成了隨身攜帶一瓶保守噴霧的習慣,肌膚一幹了就拿出來噴一噴。但是保濕噴霧只能暫時性補充肌膚所缺的水分,如果使用過度了,不僅達不到補水的效果,反而會讓肌膚缺水。
  補水誤區四:只有晚上才需要補水
  很多MM習慣在晚上為肌膚做不說工作,但其實最好的補水時間是在清晨。原因在於晚上12點到淩晨2點期間,是皮膚新陳代謝最旺盛的時候,但並不是補水的最佳時機。因為人在睡眠期間,通常皮膚會蒸發掉約200毫升水分,早上起床時肌膚處於生理缺水的狀態,此時做補水工作是最好的,皮膚的吸收力也是最好的。

この記事に

  隨著時代的變化 孩子們的課外生活也在變
  日前,國務院辦公廳出台《關於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針對當前校外培訓機構存在的安全隱患、證照不全、超前培訓、超標培訓等突出問題,從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具體措施。
  幾十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孩子們的課外生活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現在的孩子,大都沒有體驗過河裏摸魚、田野奔跑的快樂,一個個冷冰冰的電子產品和忙碌的興趣班、補習班,成為他們課外生活的主旋律。
  隨著時代的變化 孩子們的課外生活也在變
  60、70後:童年幾乎都是玩
  黃先生出生於1969年,在那沒有電腦、少有人家有收音機的年代,孩子們上半天課,剩餘的半天和晚上,房前屋後瘋跑。最常玩的遊戲是打“沖鋒仗”。兩支隊伍由孩子頭統領,每人手握一把木頭手槍,用黃泥裹上茅草當手榴彈投擲,在草垛上格鬥摔跤,一晚上就能把草垛“擺平”。
  最熱鬧的遊戲當屬“老鷹抓小雞”。一人扮作老鷹,年齡稍大的孩子扮作雞媽媽,伸開雙臂護著孩子,其他的孩子躲在雞媽媽身後相互拉著後衣角,在雞媽媽的掩護下,左躲右閃,像龍一樣地擺著尾。
  最熟悉的遊戲就是丟手絹。一群小夥伴手拉手扯成圓圈蹲下,一個小夥伴拿著手絹,在背後轉圈跑,大家拍著手齊唱:“丟、丟、丟手絹,輕輕地放在小朋友的後面,大家不要告訴他,快點快點抓住他,快點快點抓住他。”
  黃先生說,過家家也是孩子們熱衷的遊戲。“我特別喜歡扮營業員,身邊擺著一排所能收集到的雜物,小夥伴們用紙當錢來買東西。”
  那時,已經有少年宮了,不過黃先生周圍的同學幾乎都沒去過。那時候能上少年宮的孩子很少很少,除非是很有天賦的特長生,會被學校或者老師寫推薦信去參加少年宮合唱團,如果周末被父母送去少年宮上個興趣班,是非常有面子的事。
  47歲的高先生記得,那時課外作業不多,也沒有卷子,老師就把題目寫在酥直紂ふ楡絃欣蹇
  “這樣弄,特別容易鑽空子”,有一次,班級裏有淘氣的學生,因為著急放學,兩個同學在酥直縟輓思迷紳蝓れ同學們抄,告訴大家抄寫完就可以放學了。因為筆跡不同,直到現在也沒有把這個“案子”破了。
  “我們那個時候,好玩的可多了。”玩具都是自己手工制造的,下雨天,地上有泥巴,一群小夥伴幹脆蹲在地上用泥巴捏制手槍、坦克等造型,和同學們比拼,玩的不亦樂乎。
  天醂察ざ上幾個同學,一起捉迷藏,回到家,滿身的土,可是一點都不覺得累。
  80後:兒時的動畫片印象深刻
  “80後”是改革開放後的第一代獨生子女,比起70後、60後的物質匱乏,他們的課外生活多了一個“小夥伴”——電視機。
  36歲的陳曦,每次和朋友聊天,說起現在孩子讀書辛苦,都會感歎自己讀書時,“從來沒補過課,放學做完作業就是耍。”學習壓力也不大,放學後和周末都有一大段玩耍的時間,童年的玩伴很多,所以群體性遊戲遠比90後多。
  陳曦說,放學後,在校園內、家附近的空地都能看見玩遊戲玩得不亦樂乎狂奔的身影,每天放學寫完作業就開始了一天最快樂的時光。
  “父母每天忙於工作,哪有時間管我們,有時候他們回家晚了,我們還得自己下面條或者做一些簡單的飯菜。”
  在陳曦的記憶中,做完作業,和小夥伴一起踢毽子、跳格子,最期待的就是晚上6點鍾還是6點半的動畫片時間,有時家裏的電視收不到台還死皮鱧醒跑到鄰居家蹭看動畫片。
     再說說為什麼我當初寧願承擔迪士尼美語價格偏高也要選擇它的原因,其實小BB學習美語和成年人是有所不同的,他們不會像我們一樣系統性的去學習,而是將它當成一種娛樂方式或者說是一種語言環境地營造
  當時,中國的動畫片制作水准達到頂峰,《葫蘆娃》、《大鬧天宮》等經典動畫片層出不窮,同時還引進了一大批國外動畫片。
  陳曦掰著手指頭,信手拈來一大串動畫片的名字:《變形金剛》、《聖鬥士星矢》、《非凡的公主希瑞》、《宇宙的巨人希曼》、《恐龍特急克塞號》、《聰明的一休》、《花仙子》、《藍精靈》、《足球小子》……
  當時,很多孩子做作業時,都會模仿一休哥用食指在頭頂畫幾個圈這個動作,表示自己正在動腦筋呢,雖然不一定有效果。這個動作在當時的風靡程度,不亞於現在孩子對電腦遊戲的熱衷。
  除了“動腦筋”,每一集片子要放完時,一休哥還要做件事——他會跑出來說:“就到這裏吧,休息,休息一下。”這是陳曦當時最不想聽到的一句話,因為這表示動畫片明天再見。
  後來,隨著《非凡的公主希瑞》播出,“賜予我力量吧”,就成了變強大、打敗邪惡勢力的咒語。
  陳曦說,《足球小子》這部動畫對自己身邊的很多人來說影響非常大,基本上90%以上的喜歡足球同學和小夥伴都是受這部動畫的影響。記憶中,這部動畫播出後,操場上、路邊、教室外滿是踢球的小孩。
  “我也是看了這個動畫後知道什么叫邊鋒,什么叫越位。不過,我對體育的興趣一般,於是並沒有付諸多少實際行動,光欣賞動畫了。“
  90後:學一門興趣課很受用
  雪純21歲,在她讀小學時,電腦還沒普及,智能手機也不發達。
  在雪純的記憶中,小學的課外活動還是很豐富的,下課就往操場上跑,女孩子一起跳皮筋、踢毽子。如果人多的話,就扔沙包,沙包基本都是自己做的,校外的文具店也有賣的,但是不好用。手巧的女孩子就自己縫制,裏面裝一些大米。
  周末和寒暑假,雪純要上英語班和舞蹈班。當時學習舞蹈很盛行,媽媽覺得跳舞的女孩看起來有氣質,就給雪純報了一個班,雖然當時確實吃了不少苦頭,但小學六年級時雪純考過了10級。
  當時,雪純家裏有遊戲機,插卡打遊戲的那種,放學後,雪純會叫同學一起來家裏玩。遊戲有《超級瑪麗》、《魂鬥羅》、《小雪人》等,幾年下來,遊戲把柄都不記得玩壞了幾個。
  “現在回想起來,雖然沒有現在的手機功能多,但是也很懷念,現在這種遊戲機很少見了。”
  升入初中,學習負擔重,雪純沒再繼續學習舞蹈。雪純坦言,其實到了初中,課外活動就很少了。因為學習好的都在補課,自己成績一般,就要更加努力了。“當時班級上比著學英語,誰多會一個詞彙就感覺很匈押J篏班上學的詞彙會比學校學得更多一些,因此,上英語補習班仿佛成了一個全民參與的活動。”
  放假時,雪純上補習班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到晚上八點。語文、曆史、政治這種文史類的不補,英語、數學、化學、物理都需要補。一天下來課程排得非常緊湊,中午只有一點午休時間。
  讀初中最開心的事,就是課間和幾個同學聊八卦了,“除了聊自己喜歡的明星、同學間的小秘密外,還會互相推薦一下哪個補習班比較好。這樣大家一起去補習,還能有些樂趣。”
  00後:伴隨著電子產品長大
  對於00後來說,課後補習已經不僅僅局限於各個學科,家長們考慮的,還有孩子的興趣發展。很多孩子從幼兒園開始,就行走於各個興趣班。
  剛剛上初二,小瑞就已經有了豐富的課後培訓經曆,“最多的時候同時要上古箏、舞蹈、跆拳道,還有英語、數學。補數學是因為自己的成績不是很好,上英語課是因為我有幾個朋友都在上外教課練習口語,上其它的課就是因為有意思,而且可以多掌握一些技能。”
  “這些班是我自己想要去報名的,父母沒有強迫,我就是自己想去。班裏同學都在補習,甚至半個班的同學都在同一個機構、同一個老師那裏上課,我不想被別人超過。”小瑞告訴記者,如果一個同學沒上過補習班、興趣班,在班裏反倒是異類。
  相對於以前的孩子,00後的孩子有了更多自己的想法。
  16歲的小,課後生活和別人可能不太一樣,她家開了一個小店經營電器,周末,除學習外,就是幫爸爸媽媽賣電器。別看她年紀小,卻敢獨立給顧客介紹產品性能,推薦產品的時候又有模有樣,憑這點還吸引了一些顧客。
  周圍的商戶都稱小為十佳銷售,這樣的實踐經曆,鍛煉了小的溝通能力,她也比同齡的孩子更成熟一些。小也報了跆拳道的興趣班,學習四年後,從白帶變成紅帶。現在這項技能,小還能當防身術使用。
  如果說電視機之於80後,電腦之於90後,那么,00後的課後生活,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伴隨著電子產品長大。
  小優在一年級時就擁有了一台筆記本電腦,從識生字、算算術到查資料,電腦成了他的重要學習工具,12歲的他還自己申請了微信、微博等。
  除了學習,手機、平板電腦上的各種遊戲對他更是充滿了誘惑。只要一下課,他就和班裏的同學一起討論自己又發現的新遊戲,相互較量誰的遊戲玩得好,誰的級別比較高。
  校外培訓大火越燒越旺 國務院出台史上最嚴的“禁補令”
  現如今,給孩子上課外輔導班早就不是新鮮事了,家長們望子成龍的迫切心理讓教育培訓的大火越燒越旺,家庭進行教育投入的成本也越來越高。
  今年,校外培訓機構迎來了“最嚴整治年”。
  8月22日,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於規范校外培訓機構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校外培訓發展首次細化、明確了多條管理要求。《意見》更被業內看做是史上最嚴的“禁補令”。此次《意見》從校外培訓的核心環節入手,加強對校外培訓機構特別是學科知識類培訓機構的管理,對培訓的內容、時間、班次、進度、形式、宣傳、收費等都提出了明確要求。
現在家庭都重視兒童英語學習能力,有些家庭甚至從孩子嬰幼兒時期就已經為他們報了各種英語學習課程,其中代表之一的迪士尼美語評價兩極分化,一邊是存在的反對聲音另一邊卻是用家們的高評價,那麼家長要不要選擇它呢。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在教育評價制度應試化、義務教育資源不均衡的背景下,解決教育培訓熱需要改變單一的分數評價。”他認為,推動義務教育均衡發展、改革教育評價制度,才能夠從根源上消除校外培訓畸形的熱潮。

この記事に

イメージ 1


時光凜冽,春秋不過指間開合,年華易逝,不覺瞬間事。

秋分已過,風中微有涼意,掠過雙肩的是清涼,溫暖留在了午後的日光裏。

這樣的季節,容易心生懷念。往日時光,不過光影中起起落落的塵埃。

每一粒塵埃都自有不可言說的芬芳,是我們走過的印記。

昨夜,微風吹來的清寂裏,忽然想起張若虛的《春江花月夜》。

想起那句: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無限的惆悵湧起,其實,那是我們的心裏,住著一個往昔。

內心森林裏的那只老虎,我們日日雪纖瘦與之對視,與之玩著猛虎細嗅的把戲,徒添了悲傷,

卻忘記了森林中那些細小的花草,它們有著另一種芬芳。

那夜,你說,想像你寫字的樣子,有著古典美。

你不知,那時,我著小披肩,披一身月色,嘴角輕揚著弧線淺笑。

你的話,像溪邊潺潺流水,就著月色,心不覺便醉了。

也總愛不知厭倦的寫月亮,寫它的雪纖瘦圓滿,它的清輝,它的光芒。

其實,在一個日子以後,它是離別,是悲傷,是心痛,更是一種無法言語的渴望。

無眠的夜,用銀碗盛著它,用山風豢養它,用心烹煮它....

用它療傷,只因,它是你啊,它是你!

知道在將來很長一段時間裏,或許雪纖瘦是永生,再無法走出那一片海。

如同一本書,會一直把她放在枕邊,帶在路上,留在回憶裏。

即便換了空間,她的香氣,依然會長久存在,那是另一種芬芳。

この記事に

消失在你de世界裏

イメージ 1


攜一片塵埃,揣一段往事,獨對一彎冷月,一種刻骨的柔情縈於腦海中,無聲的寂寞在指尖滴落,霓裳輕舞間,塵煙散盡。多想,在時光的霧靄流嵐中沉靜的老去。擱淺記憶散碎的時光,信手撚來一片飄零的花瓣,微閉明眸,將縷縷相思化入一場沒有歸期的相遇。

――若雨非塵

燃青絲,梳白髮,且念君,尚未歸!

人生,沒有只若初見的開始,亦沒有只若通渠佬初見的美麗。我們註定是一場沒有歸期的遇見。

風兒如絲線般輕拂,天空朵朵流雲如棉,輕風舞動的衣袂,於花紅柳儡幢躍。而我一步一步,踏著我們曾經的足跡,行走在這個繁華的都市,心想尋求一絲餘溫攬入懷中,只為讓自己不再思念侵骨,夜不能眠,只為讓自己不再孤單一輩子。我知道,我們這一生都無緣交集,就像我們逝去的曾經不可複製。雖然,我知道我們的曾經已不在擁有。雖然,我也知道我們的曾經,在轉身的通渠佬時刻已成為別離,雖然……只是,我心念如初,而你,卻已消失不見。

你給的甜蜜的傷口陪著我停停又走走。或許,在你的時光中,我不過是匆匆的一個擦肩,但我仍希望有一天,在車水馬龍的街上,一眼能瞥見人海中的你,我不奢求什麼,只要讓我在看你一眼,便足矣。從此,我願意至此。你可以一個人離開,儘管我捨不得,但是我願意為你守侯下輩子下下輩子。

浮華滄桑誰痛誰傷?記憶中的某些過往,青春遠去的某些片段,或明媚或憂傷,如果愛到不能,生,已成奢侈。我還在原地等你,你卻已經忘記曾來過這裏。何人知曉,悠幽我夢的淒涼,青澀的夢裏,總有著藍藍的天,淡淡的雲,緲緲的風,誰能明白,斑斕而述的笑顏,一直在凝望著一個悠長的等待,直到通渠佬歲月淹沒了那如火的情懷,她還在癡癡駐立原地,徘徊,守望。

經不住似水流年,逃不過此間少年。原來地久天長,只是誤會一場。風雨過後的明天,是否彩虹就會出現,一言為定的誓言,為何只有我一個人去兌現?原來,塵緣一場終是夢,皆是歲月過客散天涯,我們終究是一場無歸期的相遇,如此而已。

この記事に

靜謐的空間彼此回眸


心煩意亂或者無聊療的時候,便喜歡開啟電腦點開酷狗音樂播放器,然後走入空間或些美文網站;又或者捧上一本書籍,在書中去觀光旅遊景點尋找現實生活中的那份難得的春明和清靜。如此,許多的迷茫困惑、許多的惆悵惘然便隨舒曼暢快的音樂或清幽淡雅的文字濯洗而去。
亦如:“有些人,一旦遇見,便一眼萬年;有些心動,一旦開始,便覆水難收。”不經意間,我又停留在你的空間裏。時光飛逝,轉眼,相伴六年。攸記得,相遇、相識的點滴,恍如昨日,此刻,你可知,我滿腦子裏抑鬱症中醫都是初見時的那般溫暖、美好。
雖不記得你我初次相逢為某一時刻,只知那時也是這樣的一個晴朗下午,習慣,登錄QQ,遊覽空間,聆聽些來自內心深處的聲音。那些或悲或喜的日子裏,總喜歡用文字去記錄,不用去在乎,別人會用什麽樣的眼光、怎麽的心態去揣測。
於我,只知在你的空間裏,我,可以肆無忌憚、毫無顧忌的敲打著自己的喜怒哀樂,訴說些無關痛癢的話題;於我,只知在你的空間裏,我,亦如看見一滴清露,閃爍了一朵薔薇;如同一抹涼風,漾開了一湖春水;如同一槳煙花,瀲灩了一懷心境般。此時,我多想,如同你般,懷一顆雲水禪心,行走在如詩如畫如夢的生活裏。然,我知道,你有你的社交圈、生活圈,沒有過多的時間回訪於我。只因那一份歡喜,所以,我常常告訴你,無需考慮我的心境。
喜歡獨自一人呆在社區的花苑裏,捧一杯飄著清香的茉莉花茶,坐在那張佈滿古色古香的藤條椅上,輕盈望去,隨處可見的小草、小竹葉,一張張充滿囘生機,一派派盎然景致。摒住呼吸,似乎還可聽到那些窸窸窣窣生長的聲音。這一刻,莫名的悸動湧上心頭。請允我,就這樣,靜靜地閉上眼,任由陽光溫柔地撫摸,任由那些細細密密的風夾帶著那淡淡的茶香讓自己在這一刻迷離,只為那一份歡喜。
你說:“你聽,自然的聲音是那樣的包容,那樣的慈愛,讓我們在自然的眛中去感悟靈性,在茶香物語中去昇華自身。學會在這身心靈課程靜謐的空間裏與自己對望,讓一切不明媚的東西隨風而去。”
一杯香茗,一縷微風,一絲細雨,一卷書香,一池蓮花,一首詩,一個人,一次偶然一回眸,撚花一笑,只為那一份歡喜。我說,你可知,網路中,你是我最美的遇見;我說,你可知,你就是我眼底那一襲最純靜最美麗的藍(蘭)是我生命裏永不疲憊的眷戀;我說,你可知,冥冥中,我已深深的感覺到,即使我們相隔萬水千山,也能看到彼此的眼睛,即使遠隔時空,也能感受到彼此跳動的心靈;我說,你可知,即使在陌生的世界裏,我們也能彼此回眸,依然能讀懂彼此的意會與深情。
親愛的,在這如煙花般的四月,我願用一紙素箋,系上我滿腔熱情,然後真心實意的對你說一聲:“這個四月,讓我們依然牽著手,依然築夢流年,好嗎?”

この記事に

[ すべて表示 ]

本文はここまでですこのページの先頭へ
みんなの更新記事